如何界定医院隐藏病历原件:致深圳市卫健委和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一封公开信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05-08 22:20

深圳市卫健委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一封公开信

(音频、视频部分另附)



20193月初,我患方(患者:徐陆娥,代理人患者亲哥哥:徐唐武)发现一份明确的证据,显示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有隐匿病历原件的嫌疑,此证据其实一直在我方手上,但因为不懂,一直没重视,在明白其重要性后,随后201938日向深圳市卫健委正式申请调查处理,市卫健委给了书面受理通知书。


卫健委受理.jpg

深圳市卫健在调查了2个月后,给了书面回复,表明了两点,从这两点看出,他们2个月白调查的,没有任何调查结果,而是直接让去行政复议或法院。


卫健委调查结果-见过门诊病历,但空话回复.jpg


回复涵两个重点之1目前证据暂无法证明该院医师是否有归还该门诊病历”,意思就是既不能证明归还了,也不能证明没有归还,奇怪的描述吧?但至少承认了曾经在他们那里,因为他们是用“归还”一词,没归还就表示在他们那里,这很难理解?实际上门诊病历从来没给过我们,是转院时由龙华中心医院直接给市二院的。


那我的分析是:既然门诊病历曾经在市二院,而且还在归档的时候用原件去复印过复印件给我们。如果当时直接给了原件,为什么还给复印件?医院的人不懂这个逻辑?而我们开始要所有病历的原件的时候,一直告诉我们,原件是不给的,我们也不懂,门诊病历是必须给原件的,但直到20193月才知道,那时医疗鉴定做不下去了,正是因为没有门诊病历的原件,而复印件上有涂改)。


你现在的调查结论是不能证明他们归还了,难道还不足以判断就是没有归还?因为自已也承认了,门诊病历曾经在市二院,我们也提交了曾经在市二院的证据(曾经给过复印件我们),调查也承认曾经在市二院,现在市二院不能证明已经归还了,但却没有了,不是隐匿(隐藏,拒绝提供)是什么?


这么简单的、清晰的逻辑,都可以作模拟两可的不负责任的表述,实在不是为官之道。这种事实都不承认,只想复杂化,让去行政复议或法院,去了又能怎样?完全可以还是这样回复或判决。


所以我不得不公开发声,尽管我长期以来,一直想低调处理,不给国家出丑,岂难何腐败不作为的官僚太多。


回复涵两个重点之2目前证据未能证明该院及该院医师有隐藏销毁病历资料的行为”,请问,这个需要什么样的证据?让他们亲口承认自已隐藏销毁?还是让他们同事指认隐藏销毁?还是让患方亲眼看到他们隐藏销毁?这样的证据,我方确实不可能提供得了,你们很会把自已的问题变为对方的问题,让我们提交这样的证据,你们就哈哈,偷着乐。


官员的能力难道都是这样来表现的?天天就在开会研究忽悠能力?


门诊证据有二院公章.jpg


PS:第1次复印的整本病历,没拆封,有些页骑缝章都能看到一些

正常人,在重点之1里的逻辑就足以能作出判断和判决,正常社会绝不能用模拟两可来淡化这个逻辑,应该在重点1的逻辑上来解决问题。


我方已经提供证据,门诊病历曾经在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而且调查结论也承认门诊病历曾经在市二院“科室为治疗的需要,收取徐陆娥在龙华中心医院的门诊病历”,我方也出示了有市二院盖章的门诊病历复印件(部份有涂改添加,鉴定需要真正的原件,所以鉴定做不下去了),足以证明在我患方20161010日正式提出交涉以来,门诊病历一直在深圳市二院,当天早上提出交涉,下午才让我跟宫姓医生的一个助手一起去档案室复印的,当时我就提出要看所有真正的原件,被拒绝,说原件不给看的,但当时给的复印件中是有门诊病历的(有涂改),一直没重视门诊病历的重要性,也不知道门诊病历是必须给家属的,后来因交涉需要,我怕第1次复印的复印件原件丢失或需要提交,就再去复印了一次病历,后一次复印的病历中就没有门诊病历了,但自已一直没有重视对比,数量太多,也不懂,所以一直忽略了这个重要证据)。


我提交了门诊病历黑白的复印件(二院第1次复印给我的,上面有涂改)证据市卫健委,也给市卫健委和市医学部分工作人员看了有市二院红章的复印件的原件(第1次复印的整本没有拆开的复印件原件,有市二院红章),他们在调查的这2个月期间,也没人找我看这整本复印件,他们就直接给了这样的书面回复,是怀疑这本复印件是我自已做的吗?那你们也应该来问问我来调查取证呀,调查的这2个月期间,市卫健委一次没有找过我们。


门诊病历是致关重要的,是最原始的,是最初期的病历,应该直接给原件,却只给了复印件,而且给我们的复印件上有涂改,加上种种疑虑(详情在此不赘述,累计复印件已万份以上,写文字稿无数次,提交无数文件复印件后,没这个原件,鉴定做不下去了),现在原件却不见了,我们有理由怀疑门诊病历复印件有伪造的嫌疑(当时早上提出,下午才给复印,后来原件不见了),进而怀疑病人一开始很有可能根本没有那么严重,甚至是故意严重过度治疗(其中一份打印的门诊病历上“脑出血”是后来手写的)或存在非专业人士看不懂的严重的诊断治疗失误,没有原件又无法鉴定。


在这么明显的证据面前,却不能明辨是非。我们的社会需要理性进步,前提是能明辨是非,不能明辨是非,不可能有理性进步。


期待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好,期待给一个说法,法院不是不想去(为啥指定盐田法院?),一来没钱请律师,二来有什么理由相信不采用同样的套路来对付我们呢,如果现在就不能明辨是非,不能说清楚这些明显的眼前问题的话。


好好的病历怎么能说不见就不见了?这是明显违法的行为,还必须一定经过法院才能判定?卫健委可以这样玩文字游戏?


PS1:没有原件,无法鉴定。鉴定前,第1次质证证据时,龙华中心医院不承认复印件,他们收了我全部复印件原件,没看到门诊病历,估计以为我没有证据了,我方明白重要性后,查看第1次复印的复印件原件才找到证据。


PS2:《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医疗过错的推定。患者有损害,因下列情形之一的,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一)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二)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三)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


PS3:《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九条 严禁涂改、伪造、隐匿、销毁或者抢夺病历资料。第四十六条 发生医疗事故的赔偿等民事责任争议,医患双方可以协商解决;不愿意协商或者协商不成的,当事人可以向卫生行政部门提出调解申请,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PS4:录音证据显示市二院医务科朱姓工作人员说市二院的2个医生都从来没见过门诊病历,但市卫健委的调查回复说市二院收过龙华中心医院的门诊病历,他们撒谎太多……




医学会.jpg


PS:录了一个7分钟视频,N个平台都上传审核失败,所以再简单说明一下此案件的起因与现状:


最开始送到深圳市龙华中心医院的时候,因为其中一个医生说“转院也要车费”,我说我刚打120的车送过来的,知道要车费的,我刚才还付了300块,实际车费250,还有50块没有找我,也一直没给发票我,是不是暗示要给红包?


很可能就是这一句直接的问他“是不是暗示要红包”得罪了他们,让他们不爽,我承认我这么说是不妥的,我也一直在忏悔。


他们说要转院我自然是不敢说不转的,就按龙华中心医院的要求转院到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结果到了二院,二院居然还说没有床位,这可是你们对接好了的,让我们继续转院,明显感觉是在报复我,即使真的没有床位,昏迷的病人,由医院联系对接好了的,还应该对我们说这样让继续转院的话吗?至少是语言上报复的事实了。


二院神经外科后来还在医生办公室违规收了我2000块现金,就跟外院来的一个医生说了几句话而已,根本不知道干了啥,没有发票,没有收据。


当然,我也得承认,自从我们提出质疑后,转到9楼的重症科以后的所有治疗,我们是基本认可的,但现在偏瘫的预后是最开始的42天决定了的。


重点是前面42天的诊断与治疗对不对,特别是最开始6个小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如何转院对接的?患者从昏迷到龙华中心医院只用了不到30分钟,即使是脑出血,真有这么严重吗?真极时治疗了吗?治疗方案是对的吗?现在最开始的门诊原始病历又明显隐藏了,我有很多疑问,希望有人给一个说法。